藝術就是為了不讓這個世界倒退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                                                                                                   
繪畫是一種吟詩的形式
我的畫都是從一個連續體上切下來的片段

這個連續體就是我的整個生命

羅伯特·馬瑟韋爾(Robert Motherwell)美國紐約派抽象表現主義代表畫家。1915年出生於美國華盛頓,父親是一所私立銀行的董事長,富裕的家庭為他創造了良好的教育環境。1937年從斯坦福大學畢業後,他在哈佛研究哲學。他在洛杉磯和紐約曾短暫的學習過藝術,但很大程度上是自學成才。
 

藝術就是為了不讓這個世界倒退

使他有興趣的是超現實主義方面的超意識現象,他認為這是藝術中的直覺,非理性,偶發概念的創造。

我開始從事繪畫的時候,除了極少數人之外,所有的人都反對抽象畫,當時的藝術界痛恨抽象畫。在實際生活中,我比較喜歡花一點時間看看,被人改造過的自然、公園,或城市裡有圍牆的廣場,我比較不喜歡看未開化的自然或曠野。我看得出哪些畫是我穿得衣冠楚楚時畫的,也分得出哪些是我在像雅各與天使苦鬥時,那樣的情況下畫出來的。舉辦一次展覽,大約會有十幾個人過來告訴你他們的感覺,但是總的來說,畫展是暴露你自己的一種非常不直接的方式。音樂和戲劇會在觀眾的面前演出,一本高水準的書會受到知識界廣泛的評論,人們也會談論它,但是繪畫所得到的直接回饋就比較少。

按照傳統的習慣,詩人(比方說)是同時寫詩和評論文章的。例如艾略特就寫詩也寫評論文。因此,如果把畫看做是“詩”,那麼一個受過大學教育的畫家就沒有理由不能同時也寫評論文和研究理論問題。我從來沒有見過一個優秀的畫家是對各種觀念不感興趣的,他們對感官也都很感興趣。


某些繪畫(特別是日本禪宗繪畫)和我的一些作品有相似之處。除了明顯地減少使用顏色的種類,以黑色、白色為主和重視作畫姿勢之外,最主要的概念….關於玄學中的“空”的概念。大多數好畫家直到作畫前,都並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麼。 我很幸運能先讀過學術性哲學之後才從事繪畫,因為這樣一來,“抽象”的東西對我而言就不成問題了。
Robert Motherwell, Elegy to the Spanish Republic No. 70, 1961
                                圖片來源: http://www.metmuseum.org/                      
我是先創作後命名的,命名是對現實那複雜無比的本質做鑒定,而這樣的做法是幼稚且不恰當,但又是行之已久的根深蒂固習慣,一個不按規則,而是按照心靈衝動去作畫的畫家,不論其天份有多高,他對自己的這個部分多少是有些陌生的; 然而,正如“黑夜行暗路”那般,他總是會走出一條坦途來。

馬瑟韋爾40年代初結識了當時在紐約的歐洲畫家,尤其是超現實主義者恩斯特等。最使他有興趣的是超現實主義方面的超意識現象,他認為這是藝術中的直覺、非理性,偶發概念的創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