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專訪 | PEOPLE 「以藝術家的獨到眼光投入每個創業領域」


「日升月鴻畫廊」遊仁翰
以藝術家的獨到眼光投入每個創業領域

圖.文|燕珍宜

「日升月鴻畫廊」創辦人遊仁翰,形容自己的血液DNA永遠是創業與創意,從承製五燈獎製作到經營畫廊,每個歷程都如藝術家般投入,從零開始,赴湯蹈火在所不辭,一起聽聽他獨到的經驗與眼光吧

參與膾炙人口的五燈獎製作 
《五燈獎》——早期的《超級星光大道》,是台灣第一個大型選秀節目,更是台灣史上最長壽電視節目,陪伴許多四、五、六年級生走過33個年頭。當時街頭巷尾大家相邀準時等開播的盛況,收視率更是所向披靡,而孕育出許多大明星,其中尤以張惠妹最能代表五燈獎的傳奇!「日升月鴻畫廊」創辦人遊仁翰,回憶參與製作時的點滴,眼神乃是充滿了光彩,這段電視生涯的特殊經歷,讓他自喻是和五燈獎一起走過的。
早期游仁翰進入青驊廣告公司大客戶包括統一、味全、田邊製藥等零售商,上電視打廣告是讓商品曝光最有效的方式,當時只有台視、中視與華視三家電視台,游仁翰莞爾的說:「那時收視率哪有零點幾趴,都是一、二十趴」
然而,當時歌唱綜藝節目,都是完全由歌星做職業性演出的現場節目,如《群星會》等,「素人」完全沒有登台的機會。《五燈獎》之所以能一炮而紅,主要是精準看出許多人有好歌喉卻沒有發揮的舞台,因此創新捨棄影歌星表演的節目形式,改以「素人」的現場競賽方式播出,正確的策略果然抓住想要成名的小人物心聲,而這些小人物也許是自己的親朋好友、也許是隔壁的王阿姨或李叔叔,平實而親切,引起廣大的共鳴!
因緣際會下,游仁翰離開青驊與同事另起爐灶成立「百利廣告公司」,接續五燈獎節目製作,《五燈獎》的前身名為《田邊俱樂部──歌唱擂台》,顧名思義是由田邊製藥獨家贊助,但之後日本田邊的經營方式改弦易轍賣處方藥,不再需要強打廣告,游仁翰詳細解說更名為五燈獎的來龍去脈:「原本30分鐘的廣告,田邊製藥只做10分鐘,如果節目要繼續,其餘20分鐘就得找其他客戶」於是百利擬提新企畫給台視,增加客戶、修正節目內容等等,游仁翰娓娓道出這段參與的過程,看似輕鬆的口吻,但卻能感受期間的起承轉合是經過團隊一番的縝密籌畫,才能締造佳績成為當時最長青的節目。

從收藏家到經營畫廊事業
從事廣告業不僅讓游仁翰深入了解和每個企業的經營狀況,也間接培植在短期中進入各種不同領域產業的特殊功力,奠定日後經營文化藝術的基石,游仁翰說「兒時我夢想當藝術家,到有餘錢收藏藝術品,再到經營畫廊,藝術品代理和投資產業,是無心插柳,但也是必然。」熱愛藝術的游仁翰與學藝術的妻子鄭琬玲,以藝術事業作為他們一生共同的理想果實。
「日升月鴻畫廊」初創的時間點正是台灣經濟起飛的年代,游仁翰將地點選在當時畫廊聚集最多的阿波羅大廈,「不知道是怎麼賺錢的」他舉例樓上一幅畫拎到樓下馬上轉手現賺兩萬,來形容買氣好到不行的盛況。不過,他也道出,景氣的循環,至今營業3、40年還留存下來的屈指可數,畢竟這行替換率很高,畫廊協會在20周年慶時還特別頒獎表揚維持20年以上的畫廊,「日升月鴻」即是當中之鳳毛麟角!

開畫廊最能嗅出景氣的好壞,知道哪個行業最賺錢,因為收藏家幾乎是金字塔頂端,游仁翰分析藏家身分如何隨著大環境經濟的變遷而轉移,「早期是醫生,接著是建築師,再來是上市科技業老闆及金融界大老,如今則是已屆退休的傳產業主。」
收藏藝術品是風雅的嗜好,同時象徵自己的品味,甚至是門好投資,提到藝術投資,游仁翰說:「財力、眼光缺一不可,而眼光需要時間去養成」他指了指牆上一整列的書籍,靠的就是不斷的去看、去研究,如此養成了他30年的眼光。
僅僅是主觀的喜愛,不一定是客觀的好投資。游仁翰以他與太太為例,「我代表市場的眼光,而太太是直覺的眼光,如果兩人都覺得這是好的,那就是對的了。」
 
藝術是多元的,許多人買藝術品相對主觀,游仁翰認為這沒有對錯,而是直覺,他提出建議,以三成的資金買自己直覺喜歡或家人喜歡的藝術品,但七成資金要客觀、要理性做投資,自己不一定喜歡但卻會增值。精準的眼光可以嗅出市場的脈動及掌握進出點,游仁翰舉例點出其中的眉角:「這個藝術家醞釀了30年,以後會很好,你在他28年前時買,很便宜沒錯,是要等20年才能賣到好價錢,如果你在他10年前介入,雖然花了28年前的十倍購買,但這時候切入點最漂亮,因為大家都看得到他是好的,但又不是最貴的時期。」

公共藝術升等空間價值
近年來因台灣經濟環境的急遽變遷,「日升月鴻畫廊」做了策略性產業轉移,在公共藝術上獲得不少具體成果。以美學觀點來看,游仁翰認為:「公共藝術不具有傳統藝術的裝飾美化功能、畫廊的侷限,重新思考藝術對公共空間、都市景觀的意義,在設計建物時就能兼顧功能性與造型藝術的整體考量。」
公共藝術的範疇包括公園、捷運站等公共空間的雕塑、裝置藝術等,能提升大眾對美學的素養,而在高級飯店、豪宅則能提升質感與價值。「日升月鴻畫廊」的公共空間成功案例,如:朱芳毅作品在台北寒舍艾美酒店、台中由鉅建設;李在孝作品在台北文華東方酒店、桃園昇捷建設;林家慶作品在玉山銀行、南山中學。游仁翰認為,合適的藝術品不僅滿足視覺上的享受,還能提升整體建築空間豐富的層次感,而以建商的角度而言,不需要花大錢買大名家,也能卓越升等豪宅的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