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品資產化,帶來藏家的暴富潮

「藝術與金錢的關係從未如此密切! 」《藝術生意:全球金融市場背景下的當代藝術》的作者Noah Horowitz表示,「在最近幾十年,藝術已經發展成為一個全球化的生意,如果想全面瞭解藝術世界以及我們與藝術之間的關係發生了怎樣的變化,我們必須瞭解介入其中的金融力量。」資料來源: http://www.zgcdzx.com/

        中國文物藝術品嚴重缺乏流通管道,只有5%左右的文物藝術品能流通。打通文物藝術品的金融資產化管道之後,將帶來大量收藏家的藝術資產能夠流通,海量文物藝術品成為金融資產,計入企業資本和注入上市公司。無疑,文物藝術品金融化資產化,將帶來一波收藏家的暴富潮。

一,文物藝術品資產化,迎來收藏家暴富潮
  文物藝術品資產化,是將文物藝術品通過鑒定、評估、確權、託管、保險、資產化操作等流程,利用物聯網系統及電子標籤跟蹤溯源系統進行電子身份證植入,使文物藝術品傳承有序,成為金融資產,計入企業資本和個人財富。

文物藝術品資產化十年大事記:
2010年  曙光乍現---大眾對文物藝術品有了一個前所未有的珍視高度,一線貨源緊張,仿古在追求傳統藝術和賣假中此消彼長。

2011年  價值發現---文物藝術品中珍稀品種的上漲幅度與以往相比有很大提高,淘寶熱快速升級。

2012年  利益壟斷---利益集團利用自身資源,宣揚文物傳承有序觀念、通過壟斷電視節目、包裝鑒寶專家,控制拍賣公司,瘋狂推銷自身所控制藏品,打壓民間收藏。

2013年  亂象叢生——民間鑒定、收藏亂象叢生,假鑒定、假拍賣、假抵押騙子公司猖獗。民間文物流通性極差。收藏家陷入窘境。

2014年  艱難探索---分佈在全中國各地大大小小的古玩城多數已改為古玩藝術品商城,與此相關的藝術沙龍、藝術茶吧、展館、拍賣行業蓬勃發展,展覽、拍賣、大型文化活動層出不窮。文物在藝術品市場艱難探索。

2015年  轉折創新---藝術電商如雨後春筍,各類文交所模式登臺亮相古玩網已轉換模式為交易平臺。民間博物館發展迅猛。購買古玩的方式將由撿漏淘寶的方式向金融理財的方式轉變,文物藝術品在金融行業初露鋒芒。

2016年  文企對接---擁有精品文物藝術品已成為少數人身份與品位的象徵。頂級企業與收藏機構合作,紛紛建立博物館,博物館成為新企業標配。博物館管理師成為職場稀缺人才,專業博物館管理機構連鎖式發展。

2017年  資產增值---文物藝術品資產化起航,收藏機構以文物藝術品資產入股企業,文物衍生品市場繁榮,文化產業發展迅猛,文物國際交流成為常態。文物藝術品將成為稀缺品種,文物藝術品價格攀高。

2018年  資產流通---文物藝術品作為金融擔保物地位確立,文物藝術品抵押貸款成為融資重要手段。

2019年  財富聚集----文物藝術品投資成為銀行業為富人理財的最大賣點,信託業開始對社會公眾發售文物藝術品投資信託計畫,文物藝術品共同投資基金也應運而生。

2020年  新富豪群----擁有古玩是品位與財富的象徵,文物藝術品成為上流社會的標籤,文物藝術品成為中國家族文化傳承的載體。收藏家成為新富豪群體。文物藝術品資產化是國家戰略,是人民幣國際化的重要支撐。博物館將成為文物藝術品資產化的重要載體。

二、藝術資產時代開啟,收藏家暴富時代來臨
  近年來,藝術金融一直是熱門話題。自中國出現拍賣公司以來,藝術金融已初具萌芽,從2010年開始大規模發展,隨著金融資本不斷地進入藝術市場,市場對藝術品的投資收藏從簡單的個人愛好,衍生出一種新的財富管理類型,越來越多的資本通過藝術品抵押、藝術品按揭、藝術品信託、藝術品基金等各種金融形式介入藝術領域,從而開啟了中國“藝術金融”時代。
                                                                                                                                                                                                                           
(一)藝術金融化成為資產
  藝術金融,是將藝術品轉化為金融工具,以金融資產納入個人和機構的理財方式。其主要形式有:1、藝術品產權交易;2、藝術基金;3、藝術銀行與信託;4、藝術品按揭與抵押;5、藝術品租賃等。目前占市場主流的是證券化的藝術品產權交易和私募化的藝術基金。
  
       不同于傳統概念的藝術品交易,藝術金融作為個人及機構的理財方式,涵蓋三個層面:
1、藝術作品資產化、產權化,包括:藝術品所附屬的物權、版權、債權、股權以及處置權和收益權等;
2、資產入市與產權交易,把藝術品附屬的權益以私有資產的方式上市交易,以完成藝術資產的變現和流通。
3、投資、收益與風險,當藝術資產以金融化方式運作後,客觀上符合“金融三性”規律,即:收益性、安全性、流動性,也就是一般意義上理解的:投資、收益與風險。

(二)“藝術金融”促進市場繁榮                                                                                                                                    
      
在很多人看來,藝術本身是對夢想的一種追求,但有好的夢想還得有實現夢想的手段。我們說金錢不是萬能的,但事實上金錢對於藝術領域的促進作用卻是不可否認的。毋庸置疑,經濟層面的合理運作會對藝術品市場的發展起到龐大的推動作用;而相反的,藝術品產業的健全與穩步發展也會在保持經濟穩定,改善產業結構的過程中發揮正面影響。藝術對金融機構的吸引力在持續增強,星星之火開始形成燎原之勢,金融資本不僅染指藝術品拍賣市場,而且以銀行、信託、基金為代表的金融資本介入藝術領域,各種藝術品理財產品以及基於藝術品的金融產品頻頻問世、層出不窮,已成為當今中國藝術品市場的一個顯著特點,促進了藝術市場金融化的繁榮。

  藝術金融化至少有兩大好處:第一,大大降低了藝術的參與門檻,投資者投資與交易的是藝術品資產的金融份額,可大可小,可多可少,藝術金融從真正意義上讓藝術品走進了“尋常百姓家”。第二,藝術市場引入了“互聯網思維”,加快了平臺化發展。互聯網化後,在傳統畫廊(一級市場)、拍賣公司(二級市場)之上,誕生了一個全新的交易平臺。這個平臺的規則是互聯網化的,即:線上終端、自由買賣、大資料系統管理,形成了一套全新的評估定價機制,而且“滑鼠說了算”的機制,使整個交易過程更透明、更公正。從這個角度說,藝術金融是互聯網思維在藝術產業上的落地與實踐。

(三)藝術與金融聯姻仍有問題極待解決
  藝術與金融就像是一對戀人,郎“財”女“貌”。金融財大氣粗,為百業之首,又助推百業。而藝術是人類寶貴的精神財富,是尚待開發的神秘寶庫,也是人類提高生活品質不可或缺的元素。

  在中國的藝術金融的模式有很多,但無論哪種模式,都有問題亟待解決。中央財經大學拍賣研究中心主任、法學院副院長劉雙舟表示:“第一就是安全,是指這個模式的風險可控,但是藝術品是非常態化的,介於有形與無形之間的資產,這讓它的安全問題都集中在環節裡面,安全和模式沒有關係,而是來源於這個模式經歷的環節。其次是效率,金融活動肯定要求帶來效益。哪個效益更高,是設計金融模式的時候要考慮的問題。恰恰效率問題不是藝術本身的,而是市場角度分析的問題。效率主要指向藝術金融的模式,拍賣、典當、信託、基金、保險等都有效率問題。為什麼中國的藝術品市場中,拍賣比較風光,而其他的很難賺錢,因為拍賣有拍賣法,有制度,成立一個拍賣公司有一些要求,從盈利角度來講效率更高。”

  隨著“藝術金融化”程度的提高,中國藝術品市場一定大有可為,但風險同樣值得警惕。如何協調藝術與金融之間的關係也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筆者認為,在藝術金融化的道路上,我們必須拋棄傳統觀點,不斷提高投資技巧,總結鑒藏經驗,在充分研究藝術品交易市場趨勢的情況下,以發展的眼光看待藝術金融化。